独家连载-姚永正小说《足球黑字》第一章(8)哑

2019-04-15 16:19栏目:足球教练
TAG:

  方清河与众多专业足球(现职业足球)运动员一样,来自工人家庭。几十年过去了,第一茬儿足球队队员的轶文趣事至今还在球员中流传。当时那位踢右边锋的小子场上忒独,场下爱臭显摆他家阔。有时当着众人面,尤其在有其它队的漂亮女队员扎堆儿在电话机旁时,他便随手拿起话筒拨号,接着便没话找话地跟他妈通话。在旁的男女队员顷刻向他投去称羡目光,家里竟有电线级以上高干吧。那次她妈来队里看他,临走时跟领队说,他犯什么错儿您给我打电话,街道照顾我们家生活困难,把公用电话安在我家,联系方便。整个儿一个公用电话,传一回跑一次腿儿挣四分。还有一小子,在别人问他爸干什么时,他笑着答道,高干。过后他说,真是高干,整天在高空干活,架子工。

  穷人家的男孩儿野,好打架,惹事生非,大都喜爱踢球。从小就住在简易楼大院的方清河野性十足,七八岁时,他的理想是当个大院小霸王,也跟那个后来上工读学校的这一片儿霸王一样,随身带个漂亮圈子(姑娘),威风凛凛,前促后拥。在上小学三年级时他跟一个高年级学生打架,被打伤,他擦干脸上血迹,肿着脸回家。他爸问怎么了,他若无其事地说,自己摔的。第二天下学,他在胡同口憋着那个学生,见面就是一场死磕,最终他让高他半头的高年级学生脸上也挂了彩。随后人家家长找到学校。当时在校当工友的一个摘帽白大爷把留校检查而晚回家的他叫进传达室,跟他说,小子,打架棒有什么用,咱们国家如果有拳击比赛,你能吃上这碗专业饭,可早取消了。还不如踢足球去,那才是正路。几年后,这位小学工友平反后到大学当体育教师,原来解放前他毕业于辅仁大学体育系。从此,方清河在大院空场踢球,尤其爱在做游戏的姑娘旁边踢球。在到体校看人家训练时,竟在教练面前显示一下自己技术,但他自我感觉良好的脚下功夫,教练对此却不屑一顾,反倒他殷勤地快跑给人家捡球引起教练注意,这孩子速度太快了,爆发力忒棒了,至于那野路子的技术可以改造。第二天,他便加入体校足球班。上学时,他总爱把体校发的球衣微露在外面,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其实他们这一拨儿球员大都是在小学一二年级进体校正规训练的,惟独他比别人晚练两年,但他是这拨孩子中出名最早的。他上小学时在学校也出过风头,但被老师斥之为骄傲自满,至今他对此还耿耿于怀。

  那时清河刚上小学三年级。一连几天,他一放学或从体校训练回来就打开收音机,听一首歌――《掌声响起来》。并且边听边跟着唱。原来他学校要举行文艺演出比赛,在音乐老师鼓励下他要参加独唱。到时,爸爸也和其他家长一样,来到学校观看孩子演出。演出在学校礼堂进行,形式与电视声乐大奖赛相同,有司仪报幕、评委打分。清河不怯场,临场发挥得好,所有评委都给他打9分以上。全场观众向清河鼓掌,他高兴极了。认识清河爸爸的家长向爸爸祝贺:你孩子唱得真好。爸爸客气地说:好什么,没您孩子唱的好。演出结束,获奖同学上台领奖。清河获得演唱第一名。组织演出的老师也像电视大奖赛的主持人一样,拿着话筒对着得奖同学,让他们说几名心里话。大部分同学都很腼腆,涨红了脸,低着头背诵相同的几名话:感谢老师的培养,感谢同学们的帮助,我要向其他同学学习,继续努力。台下的观众觉得很顺耳,因为电视、报纸上的名人、英雄模范大都也是这么说的。轮到方清河讲话了,大家向他热烈鼓掌,他仰着头,吐了下舌头,拿过话筒大声说:我练了许多遍,我非常想得第一,得了第一我高兴极了。大家听完他的话,全场一片寂静,主持人老师有点尴尬,忙摸了清河头一下,苦笑地说:你这个孩子。台下观众虽然听他刚才说的话有点别扭,可一想那是个孩子呀,也就一笑了之。第二天下午,清河放学回家,抽泣地向妈妈说,老师在课堂当着全班同学批评他骄傲自满,说他昨天在台上说的不对。清河委屈地问:我该怎么说,可这是我心里话。后来,清河又问他教练,我说的对不对?张教练回答:你说的不对,应该谦虚。但清河心里不服气,我就想得第一,不然我还不参加呢。

  而莉莉是从幼儿园直接走进体操房的。跳芭蕾舞的妈妈跟教练说,周末她爸爸来接她,我得到外地演出。说完朝女儿一挥手就走了。女儿乐得直在垫子上折跟头。练到三年级时,整天在教室、体操房、宿舍室内活动的莉莉腻烦了,向往抬头能看见天空的露天体育场,于是,训练之余她老在场边看田径班、足球班训练,有时随短跑队冲刺几回,有时加入小足球班跟人家踢几脚。一次小足球班教练没来,莉莉正混在里面踢呢,一会儿,大班教练赶来临时管一下,让队员分成两队,踢小场比赛。混在里面的莉莉9岁,再者练体操的小姑娘都被女教练剪成小小子头,满脸泥土,就被大班教练当作小班队员了。踢开了,莉莉见球就大脚踢出,想抢球就快跑猛追,连踢带撞,没有一点章法,但这小子的速度和对抗能力给这个大班教练留下深刻印象。第二天,那个教练跟小班教练说,你班有个孩子真是个好苗子,就是基本功太差,瞎踢,你好好练练他。小班教练问是谁,莫明其妙地说,这班技术好的倒有好几个,就是没有速度快爆发力好的呵。那天,莉莉又跑进场内踢几脚过瘾,正巧被大班教练发现,叫来小班教练,指着莉莉说,就是这孩子,真是踢球的料儿。小班教练忙走过去,把莉莉叫住,你是哪儿的,莉莉理直气壮地说,我是这儿的,体操班的。教练再一细打量,是个女孩儿。大笑后,那个教练遗憾地说,没有女子足球呵,还是好好练你体操吧,以后别往我们这儿跑了。

  在莉莉扭动的屁股搞得小方神魂颠倒之时,而小方却跟第一个女友快到谈婚论嫁了。那姑娘是别人介绍的,说姑娘在文工团搞乐器,要长样有长样,要身条有身条,还把照片拿来,至于小方照片人家就不要了,因为小方光辉形象经常出现在体育报刊上,只说他显得老。

  那时还是专业足球时代,休息星期天。那天介绍人带小方去公园与那位姑娘见面。他们在公园等了一会儿,忽然介绍人指着一个朝他们走来的身材颀长、眉清目秀的姑娘说:就是她。姑娘走到他们面前,先朝小方矜持一笑。小方仔细审视,果然是个倩女。而方清河刚开始并不怎么引起这个姑娘喜欢。她所看到的,是个瘦长的吊儿郎当大男孩。他背靠湖边围栏上,两条腿懒洋洋地交叉在一起,浅灰夹克上装,蓝黑布裤,身上没有一点贴体育边的痕迹,还边走边晃动肩膀向姑娘靠近。看上去略微有点像阿飞,但他外貌英俊。介绍人说我的使命完成了,说后就离去。介绍人刚走小方就报出履历表的一部分,姑娘也开口介绍自己。但她一说话,委实吓他一跳;她嗓音嘶哑、浑厚,虽然看到她的嘴在动,但小方还惊骇地四周张望,仿佛想在别处寻觅这话音的发声源。这大哑嗓、老爷们儿声太刺激了。但接触了一会儿,姑娘的聪颖、文静却打动了小方的心。瑕不掩瑜。他想,人家嗓子好还不当歌唱演员哪能拉提琴。当姑娘一提到在音乐学院上学的事情,方清河就打定主意不再谈高等学府这个话题了。恋爱进行得一帆风顺,小方认为该带她到家去了,让自己父母见见。姑娘到他家,她一开口,也使小方父母目瞪口呆。小方忙在旁搭讪:她这几天感冒了。可姑娘嗔怪道:谁感冒了?我说话就是这个自然声。妈妈微笑着开脱:我感冒了嗓子就不好。过后,小妹私下对哥哥说:你这个女朋友落下感冒病根儿了,不治之症。然而,不管怎么看,体育界一个足球运动员和文艺界搞乐器的姑娘相爱还是值得庆幸的。因此姑娘时常来小方父母家,如同没过门的儿媳妇。时常姑娘当众人面称呼小方母亲为妈妈。大年三十姑娘也来到小方家团聚。这时候,一家人才聚齐,连爷爷也赶来守年夜。晚饭后少不了大家说说笑笑,爷爷是京剧票友,爸爸和妈妈也能字正腔圆地唱好现代京戏《沙家浜》智斗一折。家里又有小方出国比赛时带回的卡拉OK机。于是,你一出他一首地唱起来。家人希望小方女朋友唱首歌。小方忙说,我带劳,她是搞乐器的,不会唱歌。哪想到其女友自报奋勇,我会唱。接着她自我感觉良好地唱起来。顷刻,小方悟出一条规律,脚下活儿差的爱带球过人,结巴嘴好说话,天生哑嗓爱唱歌。她那嘶哑、霹雳声,把大家唱愣了。邻居家一个两岁女娃竟被吓哭,但她还是声情并茂地唱完。爷爷为了挽回尴尬局面,忙打圆场儿,说:有人爱听马连良唱腔,有人专好听周信芳哑嗓,哑嗓照样叫座。果然,不到一年,姑娘在团里改为唱歌。对此小方迷惑不解,说,以后我腿折了废了,实在不行我卖歌去。谁听?,我五音不全,唱歌跑调,最叫座。小方自信地回答。然而,当时她刚从拉提琴改为唱歌,虽对小方爱恋有增无减,但决不谈婚嫁。可为表示她是小方的女人,主动让小方先把她睡了。

  那天,克琴带小方来到自己家。走进家门时,她说,猫都走了,咱们可折腾了。但小方纳闷。她牵着他手来到她闺房,房间里充满她身上散发的馨香。卫生间冲水声音一响过,克琴就又露面了。她脱下外衣,又旁若无人地用双手把衬衫从头上拽了出去,连最里面跨篮乳罩背心也一起飞到床上。她赤裸上身站在毫无准备的小方面前。他看到她高耸乳房,是窝头状的乳房,底座大上头尖,所以她不用带窝型乳罩胸衣。可他没移动一步。她继续解带脱裤,直到把袜子扒下,一丝不挂地跟小方娇柔地说,你快脱啊。此刻,他努力不去想莉莉那扭动的屁股,而极力享受他一生从未看见过的:洁白如玉,乳房高挺的裸女,只是她浓密的三角区上方小腹过大,那是不搞体育的明证。他和她抱在一起。他忽然看见阳光穿过玻璃窗进入室内,把窗棂一道暗影打在她闰床上,他感觉那条黑线好像是足球场上禁区线,在禁区犯规就要受罚,可闯进禁区而球就在你脚下时呢,那就要拔脚劲射……突然,小方把赤裸的克琴抱起,走到床边,一下把她扔在床上,而自己如同进运动员浴室那样,一拽一撸全光,一个鱼跃冲顶扑到她身上,克琴哎呀一声,紧接着又哎呀一声……

  此后,岂料小方一谈起结婚成家之事,刚改唱歌的哑嗓女对当专业球员方清河不屑一顾地说,你怎么在乎那张纸儿呀,太农民,再说我早已是你的人了,如果传出我结婚,以后男歌迷该失望了。最终,小方只得依依不舍地对哑嗓女说拜拜了。以后一定找个温柔娴淑的姑娘。然而,命运就是跟他做对。

  当莉莉和方清河办完结婚手续,拿着结婚证走出来时,莉莉看着天空,低语道,是缘分啊。小方眨摸眼睛,耸耸肩,不知新娘何意。此期间,正值中国女足崛起,莉莉搂着丈夫的脖子,歪头傲慢地说,踢球的,告诉你,其实我是中国女足先驱。

  虽然小方对莉莉小时候踢足球深信不疑,但对她从小就野了巴叽的大为厌烦。她那个跳舞的妈妈就是半疯,画油画的爸爸又整日身穿卖肉蓝大褂(小方舅舅在菜市场卖肉,上班就穿这样蓝大褂)眼睛发直,生出这么个野丫头,偏偏又被自己选中当老婆,咳,足球是圆的。

  独家连载-姚永正小说《足球黑字》第一章(6)哨(07/21 07:29)

  独家连载-姚永正小说《足球黑字》第一章(5)蔫(07/20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