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坎普奇迹献给那些在绝望面前仍旧抱有信仰的

2019-05-02 16:44栏目:欧冠

  就像每场比赛开始之前那样,负责电视转播的主持人和解说嘉宾都会为我们念出一大串的历史数据、双方的交手记录、明星球员的对阵表现等等。同样,在昨晚巴塞罗那对阵巴黎圣日耳曼的比赛,在全世界最豪华的诺坎普球场即将开始的比赛之前,我们将历史的时钟往回拨转。

  那是1999年的夏天,5月26号,同样是在这块场地——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诺坎普球场,英超王者曼联和德甲霸主拜仁慕尼黑的欧冠决赛如期而至。比赛开始仅六分钟,曼联后卫罗尼·约翰森在禁区线外中路左侧对拜仁前锋卡斯滕·扬克尔犯规,拜仁获得位置较好的任意球。马里奥·巴斯勒踢出一个低平球,看似被人墙折射后,以一个出色的弧线打入曼联球门左下死角,曼联著名门将彼得·舒梅切尔都没有扑救的机会。

  拜仁早早获得领先后,显示出了明显的优势。曼联由于中场两位绝对主力球员俱乐部队长罗伊·基恩和保罗·斯科尔斯在本场比赛前累计黄牌而停赛,在中场争夺中力不从心,代替他们出场的尼基·巴特和杰斯普·布鲁姆奎斯特,面对著名自由人洛塔尔·马特乌斯和中场悍将斯特凡·埃芬伯格的有力断抢发挥大受影响。只有瑞恩·吉格斯和大卫·贝克汉姆尚能发挥自己的特长,但是他们的突破和传中都没有造成射门机会。

  下半场开始后,场上局面仍然是拜仁占据优势。第67分钟,曼联主帅阿历克斯·弗格森换上了当时33岁的老将特迪·谢林汉姆,试图加强进攻。拜仁主帅奥特马·希斯菲尔德则换上梅梅特·绍尔加强中场组织,后者几分钟后在巴斯勒突破后获得破门良机,但是他20码外的吊射被一米九十三的舒梅切尔用指尖碰触之后,打在了曼联球门立柱上弹回,被舒梅切尔如释重负的抱住。81分钟,曼联再换上奥里·冈纳·索尔斯克亚,打起三前锋开始大举进攻,但却又是拜仁获得破门良机,高中锋扬克尔极其灵巧的一个倒钩射门,球重重的击中球门横梁弹回,曼联再次躲过一劫。虽然此后谢林汉姆和索尔斯克亚的射门连续迫使拜仁门将奥利弗·卡恩做出扑救,而拜仁也逐渐开始退缩防守,但是直到比赛最后几分钟拜仁仍然保持着领先优势,距离冠军只有咫尺之遥。第89分钟,希斯菲尔德做出最后的换人,用边卫哈桑·萨利哈米季奇换下全场表现最为出色的巴斯勒,加强防守的同时耗费掉最后几分钟的比赛时间。

  第四官员此时举牌示意伤停补时三分钟。欧洲足联主席雷纳特·约翰森从主席台站起来,准备坐电梯下看台为拜仁慕尼黑颁奖,在走过曼联名宿博比·查尔顿面前时,还对他说了一句“抱歉”以示安慰,而欧足联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将拜仁色彩的丝带系到著名的“大耳朵”奖杯上。而德国的电视评论则开始引用退役的英格兰前锋加里·莱因克尔的名言:“足球是很简单的运动,22个人追着一个球跑90分钟,然后德国人赢了。”

  但是此时曼联通过右后卫加里·内维尔的左路传中获得角球,由贝克汉姆主罚,门将舒梅切尔也冲到了对手的禁区,试图重现他多年前神奇头球扳平的一幕。此时英国著名足球解说,自己就是曼联球迷的克莱弗·提尔德斯利在电视上说:“曼联能进球吗?他们总是进球的!”角球开出后,舒梅切尔巨大的身躯在禁区中路造成了一片混乱,结果谁都没有争顶到,德怀特·约克在远点勉强将球碰回中路,但被拜仁防守的芬克解围。不过球未踢远,区线上的吉格斯迎球右脚凌空扫射,没有打上力量,皮球来到小禁区外的谢林汉姆的面前。谢林汉姆顺势180度转身射门,球打入拜仁球门右下死角,卡恩毫无办法,曼联全场落后了84分钟后,在伤停补时第一分钟扳平比分。

  拜仁开出中场球,被曼联断下长传前场左路的索尔斯克亚。索尔斯克亚面对拜仁后卫萨穆埃尔·库福尔的防守,坚决下底,但传中球被挡后曼联再次获得角球。贝克汉姆开出角球,谢林汉姆在中路前点高高跃起蹭到皮球,球改变方向后落到了小禁区线后点的索尔斯克亚面前。索尔斯克亚用“大脚趾”将球凌空垫入球门,站在后门柱补位的拜仁后卫迈克尔·塔纳特眼看球从头顶飞过而毫无办法。提尔德斯利激动万分的喊道:“索尔斯克亚尔赢了它(指冠军杯)!”“曼彻斯特联队到了上帝承诺的圣土!(Promised Land,指三冠王)”

  而欧足联主席约翰森此时才从看台出入口走出来,后来他回忆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赢球的在痛哭,输球的在跳舞!”拜仁多名球员,包括前锋扬克尔、中卫库福尔和之前已经被换下场的马特乌斯,接受不了如此残酷的打击,当场崩溃,甚至失声痛哭倒地不起。主裁科利纳甚至拉起了几名已经站不起来的拜仁球员,让比赛短暂继续,不久之后,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比赛结束。在这一晚,经历激动、感到过落寞、留下了震撼、更留下了我们对于奇迹的信念。

  18年,转眼一挥间,当年在襁褓之中聆听父辈们呐喊的懵懂婴儿,已是走上社会的阳光少年,他们已经接受法律的约束,他们也开始尝试自力更生,而在今晚,不管你是否巴塞罗那的球迷,面对0:4落后的窘境,都会心存一丝胆寒——那可是现代足球最富有艺术气息的队伍啊!

  90分钟的比赛,完完整整的90分钟,当主裁判吹响终场的哨声,比赛结束了。多年以后,当皮埃尔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诺坎普看球的那个遥远的晚上。那个混乱的事故多发的夜晚毁了很多人。迪马利亚会想起射丢的单刀,卡瓦尼会想起门柱,拉比奥会想起自己忘了带指南针,马尔基尼奥斯会想起送给对方的点球,特拉普会想起余光瞥见门柱后放弃的扑救,乌奈埃梅里大声说你们干嘛看着我,那天我发烧头疼一直在酒店房间睡觉,现场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当时,马孔多是个只有二十户人家的村庄,他们手里还有三个球。

  就是这样,一方胜利者的欢喜背面一定是默默走下球员通道的黯然神伤,但比赛结果只有一个,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酷自己它赋予球迷们为之疯狂的原因所在。在此刻我们不需要翻开太过悠久的历史,当我们回望过去的2016,我们一次次见证这样时刻的诞生。上赛季NBA总决赛,詹姆斯领军的骑士队在1-3落后金州勇士的绝境下,最终4-3神奇逆转,为克里夫兰拿下史上首个冠军,击败的还是常规赛73胜的历史纪录保持者。NFL美式橄榄球超级碗,同样上演“美国体育史上最伟大决赛”(ESPN语),亚特兰大猎鹰一度28比3领先25分,然后超级四分卫汤姆-布雷迪却率新英格兰爱国者最后时刻连追31分,完成超级碗史上最神奇逆转。

  也许经典很多,也许奇迹亦不少,也许一生只能经历一次,也许这段记忆根本就不存在,因为那是附有强大内心支柱的属于胜利者的游戏,是每一个在绝望面前仍旧抱有信仰的人拥有的经历,他们才是生活中的主角,就像电影中的主人公,踏上悬崖边上又如何,山下不还是有棵歪脖子树在等待拯救你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